撒督祭司專案

多年來有兩個夢想,但由於長時間感到曲高和寡,應邀的服事也大多不在那個方向,加上所參加的教會所持的異象和目標大不相同,不知不覺的,從神來的異象和呼召逐漸被擺在一邊,而我在靈裏也像一條擱淺了的魚,常感到孤單、受困和不滿足。

幾個月前,台灣的S牧師在為我禱告時,看到我將有一個屬靈的搬家。我為此感到高興,但不確定這事將如何成就,或自己需要採取什麼行動。到今年初,裏面的不滿足感已經大到做好了換教會(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聚會點)的打算,我開始在全城尋找敬拜的水流。

感謝天父的預備,所在的城市裏正好在幾個月前開始了 One Worship。來自各教會,紅黃黑白人種都有的敬拜音樂人輪班,齊心向「一位」聽眾彈唱、敬拜、禱告。更藉著參與 One Worship 認識了幾位激勵人心的老前輩,讓我孤單的心很被溫暖。

接著應邀到第一屆愛修琴與爐敬拜學校講課及帶領敬拜。主提醒我,與聖靈同工的敬拜是沒法教的,只能用感染的,就像掃羅需要上神的山,和那些懂得如何在神的同在中趁時而作的讚美樂隊和先知們泡一段時間,受他們的感染一樣(參見撒上10:5-7)。因此我們花很多時間一起敬拜。雖然學生人數不多(祝瑞蓮牧師以帶領門徒的方式培訓教導),但每一次敬拜,聖靈很大的同在,賜下自由和釋放、激勵信心,也把我裏面對在教會裡恢復大衛帳幕式敬拜的熱情重新挑旺了起來。

當我們用神所給的恩典去感染旁人,就像把種子撒出去。主提醒我,不要小看任何一顆撒出去的種子。經過不斷的倍增,它結實的久遠和影響的深廣是人無法估算的!主耶穌把祂自己給了我們,我們應當的事奉也是無私地把自己所有的給出去:恩賜或技巧,經驗或秘訣,心路歷程或靈裏的看見。

就這樣,我彷彿魚重新回到水中,靈裏的視線頓時清晰了,那兩個多年的夢想也同時清晰了起來,並且拼到了一起。

夢想一:美歌者敬拜學校

藉由在雲端或實地一起敬拜,一起服事,培養善於即興彈唱,被聖靈充滿,並委身寶座前敬拜的音樂人才,成爲用聲音和樂器反射屬天氛圍、屬天能力、和屬天信息的器皿。按照大衛帳幕的模式,由恩賜成熟的成員擔任指導,爲師的爲徒的一同在寶座前事奉,一同成長。神要在中國興起一支讚美的軍隊,在寶座前敬拜、代求、領受啟示,並將寶座前所領受的訓誨傳給世人。當訓誨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出於耶路撒冷,我們將看見人心的改變和社會風潮的逆轉。

夢想二:撒督子孫基金會

撒督子孫所指的是近前事奉耶和華的祭司(參看撒督子孫的福份)。恢復聖殿中的事奉不僅需要敬拜音樂和祭司,還需要「庫房」!否則祭司利未人不是整天爲生活發愁,無法專心事奉神,就是如尼西米記13章10節所記載的,各自回家種田,任憑神的殿荒涼。呼籲神國的企業家起來擔任供應庫房的職責。在庫房尚未能完全供應敬拜祭司的需用之前,鼓勵為徒的美歌者先學習使徒保羅「施比受更為有福」的美好榜樣,從事配合恩賜又蒙神賜福的行業,不但自己沒有缺乏,甚至還能供應同人的需用(徒20:34)。為師的在靈性、品格和呼召都經過驗證之後開始接受庫房的供應。

目標是清晰了,但具體的落實還得等候神逐步的開啟和預備。仇敵也一定會出手攔阻。神的旨意,無論應許或命定,往往是需要經過爭戰去得爲業的。但感謝神,我們爭戰不是用屬血氣的兵器,乃是有從神來的大能的兵器,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讓我們堅持天上來的異象,對仇敵的抵擋絕不讓步!

您的評分: None / 平均: 3.4 (9 票)

增加新的回應